太阳底下没新鲜事

本tag警察希望书剧分离啊!

玫瑰花蕾

上一次有人这么看着你是什么时候?不是父母,也不是别的亲人,不是新手村匹配到的队友,不是你父母给你安排的小伙伴,而是你自己挑的朋友。

——掩面娘


我从来没能分清友谊与爱情之间明晰的限定,那些同样的花蕊会开出不一样颜色的话,但在花开之前,我从来不去细细分别。


可是很可惜的是,我永远也不能再去看到那朵花盛开。


于是在多年之后耿耿于怀,明知道病态而愤愤,却无法停止那种情绪。于是在如今,看到每一个形形色色而又与我相似的人,会感同身受得无可复加,明明是与我无关的故事,总是站在其中如置身沼泽。


眼睁睁地看着西子绪发出的六年来,曾经同床共枕,最后却这样对我,又眼睁睁地看她删掉。...


terris

/*
typedef signed char             int8_t;     
typedef short int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int16_t;    
typedef int       ...

冒·铁甲起义

·存文


他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他也是想任剐一身也走完的。就像他一个老朋友讲的,这是他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意义之一。


今何在在那之后再没有写小说了,从操旧业,写了部电影剧本,竟然也得个满堂彩。潘海天几个去看了电影,打给他说唉老兄不错嘛。


今何在只是想,不错个屁。


编剧只能说是他养家糊口的一个职业,有点像是牲口在马槽里吃的饲料,绝对管饱,但是食而无味。当年一腔热血的少年想要的是创造一个世界,而不是止于一片故土。


他内心里十万个小人刀剑相向,杀成一片,但他对着潘海天沉稳冷静地回答:“谢谢,喜欢就好。”


然后他又开始忙碌了,他不爱开灯,对着那幽幽发着光的电脑屏幕开始打字。可...

摘纪录:

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.
我用什么留住你?我给你一个背信弃义之人的一片忠心。
——博尔赫斯《What can I hold you with》


感谢推荐

啊!

十五:

“怕”

原梗见P2微博段子,根据个人理解套的人物,怕认不出角色按顺序占点tag,以及其中有几个没有很符合包容包容(。)

给你们520全员长条糖,爱得深沉。

伊朗杯上还有他们的名字,已经足够了

长街

*旧嘉世冒学
*随手写ooc

饺子很好吃,不过叶秋对嫂子没什么感言,吃完饭就说出去走走。

陶轩说好,便一起跟了出去。

他们在小区的公园里驻足,挂在枝桠上的彩灯已经不会亮了,在某种意义上显露出一种衰败颓然来。

“没处去了,可以来找我们。”陶轩掸了掸雪,在公园的长凳上坐下,那口气亲昵得像叶修的某位长辈。

叶秋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
陶轩看叶修褐色手上的针织手套,细白的手指被包裹在并不精致的布料中。

那是有一年新年他的妻做的,吴雪峰都有一双,偏偏他没有,不过他的妻给他织了件毛衣。

叶秋沉默着,没有回答他的话,隔了许久才点了点头,陶轩几乎怀疑他不是在回应自己。

叶秋见他神色不是很好看,终于是...

"专注时间又浪费着时间,相信时间又蔑视通过时间的自己,观察时间又任其自流,与时间较着劲又相对无言。"

© 热河|Powered by LOFTER